安全高效仍為核電發展“主旋律”

發布時間:2018-04-03

近日,2018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總結黨的十八大以來能源工作成績,分析新時代能源發展形勢任務,籌劃新時代能源發展戰略目標和思路舉措,同時研究部署了2018年工作。

  核電作為我國一張“國家名片”,是代表國家核心競爭力的“國之重器”。此次會議內容也為核電行業下一階段發展指明了方向,未來核電前行的畫卷也已徐徐展開。

  著力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

  對于下一階段能源領域的工作,會議強調,2018年能源工作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緊扣能源發展的主要矛盾變化,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各項工作,大力推進能源領域改革開放,創新和完善能源治理調控,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助力打贏精準脫貧和污染防治攻堅戰,引導和穩定預期,加強和改善民生,進一步推動“四個革命、一個合作”向縱深發展,為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有力保障。

  會議同時明確了2018年能源重點工作任務,而在其中的第二點就提出,要聚焦綠色發展,著力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

  消納問題向來就困擾著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產業。而近年來,同為清潔能源的核電也逐漸出現了停堆與降負荷運行的情況。  

  如地處東北地區的紅沿河核電廠就面臨著了較為嚴重的消納困境,在2017年上半年中,除1號機組設備利用率達到86.34%外,2號、3號、4號機組的設備利用率均較低,分別為36.67%、31.89%以及38.66%。除正常的換料大修以及專項檢查外,應電網要求進入停運狀態以及降功率運行則為紅沿河核電站設備利用率較低的主因。      

  另外,核能行業協會在其發布的2017年上半年核電運行報告中也指出,2017年上半年我國核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3370小時。通過數據分析發現,2017年上半年中共有9臺核電機組的設備平均利用率不足70%,包括秦山第三核電廠1號機組、昌江核電1號機組以及防城港核電1號機組等,而設備平均利用率較低的主要原因不外乎為應電網要求停機停堆或降功率運行等。

  如此來看,核電的消納問題已不容忽視。在經濟社會發展要抓好“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的同時,核電行業如何解決自身短板——核電消納難問題,也成為業內需要思考的問題之一。

  據記者了解,目前核電行業的消納問題已然引起各方重視,國家相關部委以及核電站自身也都在積極行動,促進核電產業健康發展。

  不過,在2017年三季度中,我國核電設備利用情況已然出現了小幅回升。

  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半年度核電設備平均利用率分別為75.21%和77.6%,2016年前三季度核電設備平均利用率也為77.90%。而2017年1~9月,我國核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5302.83小時 ,設備平均利用率達80.93%,核電設備利用情況出現向好趨勢。相信隨著此次能源工作會議的部署,更多有利于清潔能源消納的政策和舉措也必將出臺,我國核電消納問題也有望得到進一步緩解。

  聚焦核心技術攻關以及成果轉化應用

  除了消納問題外,核心技術也一直是能源行業關注的焦點之一。對此,此次會議在2018年能源重點工作任務中也提及要聚焦核心技術攻關和成果轉化應用,大力推進重大技術裝備攻關,健全完善工作機制,培育壯大科技創新新動能。

  而能源技術的發展自然少不了核電領域的進步。據了解,核電作為高技術戰略型產業,其技術創新工作始終得到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2006年,國務院就將大型先進壓水堆核電站和高溫氣冷堆核電站列入國家科技重大專項,旨在瞄準世界核電技術前沿,突破關鍵共性技術、現代工程技術,為建設核電強國提供支撐;2008年,國務院批準了核電重大專項總體實施方案。

  國家能源局核電司副司長秦志軍也評價,截止到2017年前三季度,核電專項已立項課題201項,在專項支持和帶動下,自主創新能力顯著提升,我國核電技術水平實現了一次大跨越。

  而在成果轉化方面,我國核電產業亦不遜色。對此,秦志軍也表示,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我國的核電科研隊伍快速掌握了世界先進的非能動設計理念,并成功借鑒和應用到CAP1400以及 “華龍一號”的設計中,大大提升了核電站的安全性。

  三代核電技術日趨成熟,四代核電也已踏上征程。對于四代核電技術的飛速發展,秦志軍表示:“我國在以高溫氣冷堆為代表的具有四代特征的核電技術上,通過示范工程牽引,攻克了一系列技術、設備難題,產業化應用走到了世界前列,成為核電走出去的一張名片。”另外,在重大技術裝備攻關方面,我國核電產業也有著長足的發展。秦志軍指出:“我國核電在關鍵設備研制方面也取得重大突破,為我國裝備制造業走向中高端注入強勁動力。”據秦志軍介紹,三代核電站壓力容器、蒸汽發生器、主管道等一大批重型設備實現了國產化,屏蔽電機主泵、數字儀控系統、爆破閥等核心設備均已完成樣機制造,高溫堆控制棒驅動機構、燃料裝卸料系統等已實現供貨,這些成果的取得,顯著推動了裝備制造企業上臺階、上水平,使我國具備年產6~8臺套核電設備的制造能力,三代核電綜合國產化率從2008年依托項目的30%提高到現在的85%以上。

  凡是過去,皆為序曲。核心技術攻關和成果轉化應用等方面也將成為核電行業下一階段發展的重點任務,我國核電產業也勢必將乘此“東風”,實現更多技術突破,為我國核電產業的發展及核電“出海”進程打下堅實基礎。

  確保在運、在建核電機組安全

  快速發展之下,安全仍為基石。一直以來,核安全就是核能與核技術利用事業發展的生命線,此次會議對于核電產業的安全問題也有所著墨。

  會議強調,要安全高效發展核電,按照新形勢新任務的要求,深化重大問題研究,穩步有序推進核電新項目建設,同時積極做好核電廠址資源保護,大力推進核安全文化建設,確保在運核電機組安全穩定運行、在建機組安全質量可控。

  頻提安全,重要可見。其實我國核電行業早已對安全問題給予了充分關注。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11月,我國在建及在運機組數量已位列全球第三。我國核電廠采用國際通行標準,按照縱深防御的理念進行設計、建造和運行,核電安全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運行核電機組安全性能指標位于國際同類機組前列;在建機組質量受控,新建核電機組設計指標滿足國際最新核安全標準,具備較為完善的嚴重事故預防和緩解措施;運行核電機組、民用研究堆持續保持安全運行良好記錄,核電廠未發生國際核事件分級(INES)2級及以上運行事件。

  同時,據了解,核電站內部對于輻射劑量的把關也異常嚴格。核工廠、核電站內部,裝有許多監測探頭,以監測場所的輻射強度、空氣中所含放射性氣體或塵埃以及排出的廢氣或廢水中的放射性濃度等。

  在核能行業協會公布的2017年前三季度核電運行報告中也指出,按照國家環境保護法規和環境輻射監測標準,依據國家核安全局批準的排放限值,各運行核電廠對放射性流出物的排放進行了嚴格控制,對核電廠周圍環境進行了有效監測。2017年1~9月環境監測結果表明,各運行核電廠放射性流出物的排放量均低于國家標準限值。監測數據表明,所測出的環境空氣吸收劑量率在當地本底輻射水平正常范圍內。

  另外,從今年1月1日起,我國《核安全法》開始正式實施。《核安全法》作為核安全領域的頂層法律,是國家安全法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建立了從高從嚴核安全標準體系,為實現核能的持久安全和健康發展提供了堅持的法制保障。 

  而此次會議無疑也再次明確了核安全的重要意義,相信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我國核電產業也將愈加注重安全問題,為“十三五”時期的發展提供保障。(文章來源:國家電投)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什么app可以写文章赚钱的软件是什么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微信群 吉林快3今天号码推荐 五星组选包胆贴吧 教你炸金花出老千手法 广东快乐十分软件 qq分分彩开奖结果 龙虎和时时彩早期预测 pt游戏注册送18体验金 时时彩高手怎样看走势 双色球开奖在哪个频道 写好评或点赞赚钱 捕鱼达人秘诀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免费湖北快三计划软件 众博唯一官网